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靳恒存:人堂艺正话红正
2014-11-03 23:14:03   来源:靳恒存   评论:0 点击:

  书坛新星宋红正先生以一种裹携着浓郁的河洛文化地域印记的淳朴、典雅、厚重、雄浑且富含时代气息、灵气自现的书风而日益受到书法艺术界的注目,虽非如别人那样以强烈的新闻色彩和刻意制造的轰动效应而爆红书
  书坛新星宋红正先生以一种裹携着浓郁的河洛文化地域印记的淳朴、典雅、厚重、雄浑且富含时代气息、灵气自现的书风而日益受到书法艺术界的注目,虽非如别人那样以强烈的“新闻色彩”和刻意制造的“轰动效应”而爆红书坛,却也因其扎实的传统功力和鲜明的书家个性广受书法界的推崇已是不争的事实。近年来,仅从他的书法作品在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全国性大展及各省、市主办的展览中连连入展、屡屡获奖便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
  
  宋红正先生魏碑、楷、行、草、隶、篆诸体皆擅,尤以魏碑、楷书、草书见长,笔墨技法一脉相承,互为生发,风格独具。他人堂艺正,为人治艺严谨庄重,书品如人----在其纯朴、淡雅、率真的表象下面,我们不仅能够感受到其真实的内在美,而且还能够领略其阳刚之气和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是我国书坛上为数不多的实力派青年书法家。
  
  山川神秀钟河洛,河洛自古多才俊。宋红正先生系70后人,来自河南省洛阳市的伊川县。伊川位属伊洛盆地,是中原文化的发祥地之一。相传,神农氏时期,伊川县域就有一国之称,唐尧时期称伊侯国,虞舜时期称伊川;夏代,杜康酿酒于伊川的“上皇古泉”,开创华夏民族酒业的先河;秦时,孔子九世孙孔鲋在伊川讲学,开伊川教育第一篇;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为伊川谱写了壮丽优美的诗篇;宋时,著名理学家程颐设院授徒,伊川因之成为理学家名区;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哲学家邵雍及二程之冢均拱于伊川。开凿于北魏时期的龙门石窟名扬中外,为世界文化遗产。伊川,悠久的历史孕育了光辉灿烂的古代文化,及至近现代,清末民初的“中州大侠”王天丛闻名遐迩,建国后著名书法家司马武当独领风骚,更不要说包括伊川在内的整个洛阳市了。仅洛阳城在五千年的文明史上就有十三朝为都。文化底蕴之深厚,古今中外,无一能匹。单单就书法而言,洛阳自古就是中国书法的圣地,更是魏碑的故乡。林立的名碑,众多的刻石,纷呈而精彩的人物造像为唐楷的形成奠定了基础,金文、八分、行书、章草、今草、真书等书体的产生都与洛阳密不可分。洛阳历来书法名家灿若群星,草书大家王铎就是明末清初的代表书法家之一,近一个时期,开一代书风的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先生也是洛阳籍人士。
  
  地灵育人杰,圣水养人哲。伊水汤汤,不舍昼夜,洛河滚滚,奔流不息,黄河滔滔,浊浪排空------宣泄着澎湃的激情,浸润着壮美山川,浇灌着万顷良田,哺育着深爱着她的河洛儿女。深受着如此厚重的河洛文化滋养的宋红正先生自幼就表现出了对书法艺术的喜爱,用他的话说,是龙门造像开启了他的书法之梦。他是喝着伊洛河水,承继着耕读传家、崇文尚武的古训,抚摸着魏碑,诵读着唐宋诗词,品尝着杜康美酒,观赏着洛阳牡丹,看着《龙门十二品》,挥舞着王铎的狼毫一路走来,长大成人的。许是天道酬勤,许是天助才俊,许是天成其幸运,许是造化垂青,宋红正先生自幼家有慈爱父母呵护支持习字,入校有严师精心培育,从六、七岁踏入小学校门那一刻起,用铅笔一“点”、一“画”的中规中矩的严谨习字,到四、五年级时郑重其事的“大楷”作业,再从初中阶段的潜心临摹到高中生涯的苦苦临帖,继而到更高学府的继续深造及走向社会、参加工作后的孜孜以求,使他对书法艺术魂萦梦绕,如痴如醉。三十年余来,在追求书法艺术的更高境界中与青灯为伍,与孤影相随,与星月相伴,与先贤神交,与碑刻相恋,与名帖结缘。用饱蘸深情的笔墨,纵情抒写书艺人生的长天画卷,用力透纸背的笔锋,凝神镌刻出字字珠玑,用率意而为的心境,信笔挥毫成幅幅佳作。
  
  2010年,历经三十年的磨砺,宋红正先生在当地书名日盛。难能可贵的是,他不为“浮名”遮望眼,心向书坛最高层----他不跟自己的过去比,不和周围的同道比,深知艺无止境的他,决心更上一层楼。于是,他毅然拜别高堂父母,留下妻子儿女,辞掉舒适的工作,北漂京城,问道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潜心攻读。众所周知,隶属中国艺术研究院的中国书法研究院,风云际会,群贤毕至,人才济济,由我国书法大师授课,,书法理论名家任教,是目前我国书法界最崇高的艺术殿堂。
  
  善学者学其精髓,求得要领。原本勤学刻苦、奋发向进的宋红正先生通过在中国书法研究院的认真学习,受大家们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受益颇深,书艺大进,也使他深深懂得了中国书法艺术的博大精深,书法理论的高屋建瓴。他深刻领悟到,一个书法家如果缺乏社会的、历史的、文化的综合素养,缺乏书法理论知识,缺乏以哲学为基础的古今中外的美学、史学、社会学、心理学以及文学艺术理论的修养,他的书法就很难达到辩证的知行合一的艺术高度,那么,他充其量只能是一个书写匠罢了,算不上真正的书法家。长于勤奋,不乏机敏的宋红正先生受到系统的书法理论的培训,懂得了在书法实践中研究和学习书法理论和技法,反过来又让书法理论知识指导书法创作,,并用技法服务于书法实践。河洛文化的熏陶,扎实的传统功,系统的书法理论知识,精准的书法技能,综合的艺术修养,加上堂正的人品,这一年,华丽转型,开始了他真正意义上的书法专业艺术创作。他说:“这是我学书道路上收获最大的一年,让我倍加珍惜。”他创作的作品日益精进,至今日短短四年的时间里在全国性的大展中入展或获奖达十余次之多,为书坛传奇。
  
  近一个时期以来,我国的书法艺术这一传统文化的瑰宝受到了挑战。受大环境的影响,或是价值取向的偏颇,或是急功近利,或是人心浮躁,不学甚至抛弃传统,过度张扬个性,刻意变形,荒诞夸张,使书法艺术像荒野的狐狸难控踪迹,像深山的猕猴不知所向,再加上电脑的普及,书法实用功能的消退,形成了一股败坏书法艺术的流行书风。宋红正先生不盲从,不跟风,以强劲的创作实力和真挚的情感,用朴拙的笔墨来表现心灵的秀美。
  
  他的魏碑,或结体宽博,气魄雄伟,或结构严谨,沉着劲重,或棱角分明,方峻雄强,或用笔方劲,雄健挺拔,或纵横倚斜,错落有致,或俊秀虬健,格调高古,或清劲超逸,骨肉洞达,血肉丰美,富有生机,既有魏碑整体的雄浑与大气,又兼具其气韵上的通融与畅达,独标一帜,令人耳目一新。
  
  他的楷书,功力非常,气势恢宏,既有魏碑笔意,又兼具隶书的古朴典雅与淳厚,或遗貌取神,或形神皆备,沉重安详,外柔内刚,用笔刚劲峻拔,结体开朗爽健,笔画方润整齐和谐,大楷紧密无间,小楷宽绰有余,如秋雁排空。小楷运笔圆润、隽秀、挺拔、整齐;大楷雄壮、厚重,点画生动,灵活多变而又协调一致,如串串珍珠,光彩夺目。
  
  他的草书源自二王、孙过庭书谱和王羲之的十七帖,从整体上看气势宏大,撼人心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豁达潇洒,真诚率意,个性张扬而不失蕴藉,线条随意流走,纵情恣意而不爆烈失控,从不求字形的刻意变化与章法的大起大落,落笔成形,顺势成章,气贯势连,一挥而就,酣畅淋漓,将章法、结体、用笔、墨法融为一体,独抒性灵,纵情驰怀,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况且,无论哪种书体,何等环境,宋红正先生都可站立挥毫,潇洒运笔,从容自然,一气呵成,静中挥毫可出佳作,闹中泼墨能成精品,酒后急就落笔绝妙。他凭着自己的功力与毅力,凭着自己的悟性与灵气,凭着自己多年来对书法艺术的痴迷与求索,将丰富的人生阅历,堂正的情怀,高远的艺术境界融入心胸,流泻笔端,自然天成。
  
  我们有理由相信,文化底蕴深厚的宋红正先生,在继承与求变的探索中再多一份悠闲,多一份浪漫,经过一番潜心历练,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一颗璀璨夺目的明星,光耀书坛,应该不只是一个梦想。
  
  我们期待着!
  
  2014年11月2日于古城濮阳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校友会首次理事会暨梨花诗雅集采风活动在北京大兴举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